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行业新闻 > 漫话生命传说--三启生物春季文摘

编者按

        花开花逝,璀璨的生命深深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从奇幻而浪漫的神话传说,到理智与科学的探索追求......

投稿:三启生物/三木



blob.png

      几天前和朋友聊天,他说南京的梅花开了,听到梅花开了,我脑海中浮现出了家乡春天的景象:在风中摇曳的柳枝,新吐绿的草芽,光秃秃的树枝上粉红的点点花苞,还有在狂风中漫天翻飞的沙尘。而深圳这个城市,却不是一个四季分明的城市,总觉着生活在这里的我一直处在夏天—炎热的夏天和凉爽的夏天。现在已经是初春了,可是却看不见我所怀念的春色。

      春天是万物复苏,生命开始生长的季节,可到底什么是生命?生命从哪里来?又去向哪里呢?这些问题太让人揪心,揪啊揪的就揪出了文明,揪出了科技。

古人是智慧又可爱的,他们创造了许多关于生命起源的故事,那些故事奇幻,浪漫,诡谲。

在我们的传说里,盘古劈开了混沌的天地,将他的身体化为日月山川,江河草木,用他的精气孕化出人类,他用自身所有创造了整个世界。

与此类似的是《圣经》里上帝创造了世界,只是盘古牺牲了自己才创造的世界,上帝却只是动了动嘴就造好了,而且他还是不死不灭的。

在希腊人的神话里,混沌卡俄斯(Chaos)孕育了地母盖亚(Gaia),地狱深渊神塔耳塔洛斯(Tartarus)、黑暗神俄瑞波斯(Erebus)、黑夜女神尼克斯(Nyx)和爱神厄洛斯(Eros),而盖亚又生了天空乌拉诺斯(Ouranos)、海洋蓬托斯(Pontus)和山脉乌瑞亚(Ourea)三个独眼巨人,之后,这些神们一边打架一边生子,慢慢的,日月神有了,风雨神有了,时间命运神有了……那些数不清的神子神孙们丰富了这个世界;再后来,在风平浪静的无聊的日子里,他们用泥土造了人类解闷。

北欧人的故事有着相似的开头,别具风格的经过和结果:世界初始一片混沌,混沌初开出现了一道金伦加鸿沟,鸿沟底部有泉水,鸿沟之南是火之国,鸿沟之北是冰之国,在冰与火的碰撞中,鸿沟底部诞生了巨人的祖先尤弥尔(Ymir)和一头巨大的母牛欧德姆布拉(Audhumbla)。欧德姆布拉不停地分泌乳汁,为尤弥尔提供食物;喝牛奶的尤弥尔腋下生出了智慧巨人密米尔(Mimir)和女巨人贝斯特拉(Bestla);而以寒冰上的盐粒为食的欧德姆布拉却从冰里舔出了神族的祖先布利(Buri);就这样新出生的巨人和神又生了更多的巨人和神,形成了巨人族和神族。或许是因为这俩族系个体太多,也或许是他们食量太大,欧德姆布拉的奶水养活不了他们,于是两族为了争夺乳汁起了战争,最终神族胜了,主宰了世界,他们杀死尤弥尔,并用尤弥尔的身体来装扮世界,尤弥尔的头颅化为天空,脑髓成为云朵,身体化为大地,血液成为海洋,骨骼变成山脉,毛发变成树木,腐烂的尸身里长出的蛆变成了精灵和矮人。另外,他们还捕捉火之国的火焰,将他们化为星星、月亮、太阳,并订立了四季的运行。世界布置好了,该是有人类的时候了,于是诸神取来梣木枝造出了男人阿斯克(Ask),取来榆树枝造出了女人恩布拉(Embla),他们便是人类的始祖。

世界各地都有生命起源的神话传说,这些故事总让我着迷,从这些故事里我感受到的是古人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与敬畏。和我们现在的文明及科技相比,古人的认知或许是简单质朴的,他们把一切都赋予人格,人格与自然融合就变成了神,神高高在上,是世界的主宰,而人类自己是卑微的,在神的俯视下顶礼膜拜。如果我们只有起源的故事是似乎不完整的,因为生命有生有死,所以总会有人追问生命的归处。

blob.png

 还记得2009年上映的电影《2012》,电影里讲玛雅人预言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于是世界末日火了好一阵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看完电影后就期待着2012年12月21日,准备看个热闹?末日什么的是个古老的传说,可是这样的预言却充满着对生命归结于毁灭的极端悲观认知。北欧人流传着诸神的黄昏,神也避免不了毁灭的结局,这样彻底毁灭的故事太过决绝和悲壮,让人不忍细看。世界毁灭了接下来要怎么样呢?有人说一切会重头再来,有人说末日之后是永恒。印度的毗湿奴掌管着维系宇宙的权利,宇宙生时,一切由他而生,他的意志遍布所有的物质,宇宙灭时,一切重归于他,在他的一醒一睡间宇宙一生一灭。阿兹特克人有死后的极乐世界,埃及人相信死后才是永生的开始,伊斯兰真主许诺的也是永恒的天堂和火狱。

 对死去的人我们总是怀着复杂的心情,怀念,害怕,担忧,祝福……死亡是未知的,从来没有谁从死亡之地回来过,告诉我们真相到底是什么,于是我们只能想象着做各种描绘,用种种描绘来安放死亡,同时也安慰活着的人。或许,还是那种一生一灭的宇宙比较好,对我而言,永恒代表的是一种静止,可是只有动起来才是有活力的,才能体现生命的意义。所以,如果宇宙及一切生命的真有个归宿,我还是希望这一切是循环的。有那么多人说宇宙、说生命的归宿,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是在说人类自己,少数提及动物,几乎没有谁认真关心过山石草木,也许你会说山石草木就是我们生存的世界的环境而已,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关心,可是我们明明是靠着山石草木才活着的呀,他们是所有动物活着的基础,也许理解了他们就理解了我们自己了,为什么不去关心呢?我在佛的故事里看到了佛对他们的关心。佛说山河大地和植物都没有如来藏,不是有情众生,他们属于众生的依报,是众生生命的附属品。虽然这个说法我不认可,但是总归是认真的关心山河大地草木了,他们和他们所喂养的生命之间的关系被重视了。

 用我们现在的认知来讲,某个动物死去了,尸体被掩埋,在泥土里会成为微生物的食物,由微生物分解代谢,释放的物质回到土壤和空气,一部分再由其它植物吸收,植物再被别的动物吃掉,最终组成这个个体的所有物质会变成千千万万份,每一份又变成别的东西的组成部分,可能是一棵树的,可能是一条河的,可能是一只猫的,或者也可能是宇宙中游荡的某个尘埃的一部分。所以,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东西都值得我们认真关心。今天是科学主导的时代,科学渗透了每一个角落,科学有他自己对于生命的解释,科学也关心到了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细小生命。

科学家们讲的故事始于137亿年前,比“很久很久以前”更久更精确,让人觉得很可靠。宇宙曾经无限微小,无限高温,无限致密,大概是物极必反吧,在137亿年前的某个瞬间它自己突然开始膨胀,于是有了空间和时间,有了能量和物质,经过30万年原子诞生,2亿年后恒星出现,大约46亿年前地球出现,45亿年前“原始汤”里有了有机分子,之后有了细胞,有了更复杂的生命体。

生命就是在这样漫长的时光里一点一点演化。在大多数生物学家的眼中,生命有代谢和繁殖,至少有一个细胞;可是对一些晶体,病毒,尤其是朊病毒的归类却让人犯难,他们不具有细胞结构却拥有活力,石头泥土这类化学分子的组合却没有这样的特性。所以,大家在意的或者只是一个活力问题,可是这种活力只是在我们能够明显感觉到的尺度上讲,谁说石头泥土就没有活力了呢?要是有了足够的时间,沧海会变桑田,桑田会变荒漠,这怎么能不是一种活力?只是要达到这样的变化要跨越漫长的时间,这个时间尺度远远超越了人类个体,甚至超越了人类全体。从化学的角度,构成所有物质的元素就是一张元素周期表,没有什么不一样,从物理的角度,几种个性不同的粒子搭建了我们知道的一切。万物的本质都一样,没有什么差别,不一样的是我们狭隘、局限的认知。宇宙的命运又会怎么样呢,霍金在《宇宙的未来》中提出的观点是要么继续膨胀,要么坍塌回到原点然后再膨胀,这个和毗湿奴大神的行为一致了呢。

无论是神话传说、宗教信仰还是科学技术,都是我们对生命,对宇宙的理解,虽然我们对真相一无所知,也不知道离真相有多远,但是这一点儿不妨碍好奇心的存在,我总是相信:大道至简,终有一天真相会以最简单的方式呈现在我们眼前。


(本文为 三启生物 原创文章,转发请标明出处)


Copyright © 2008-2016 深圳市三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